分享到:

中國焦點面對面:踐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國表現如何?

中國焦點面對面:踐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國表現如何?

2021年04月15日 11:59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視頻:【中國焦點面對面】踐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國表現如何?——專訪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白雅婷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國焦點面對面)踐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國表現如何?

  中新社北京4月15日電 題:踐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國表現如何?

  ——專訪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白雅婷

  作者 薄雯雯

  消除貧困與饑餓、開展緊急氣候行動、可持續生產與消費……這些都是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中的內容。今年距實現這一全球目標已不到十年,目前中國表現如何?堅持可持續發展的中國又對世界意味著什么?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駐華代表白雅婷(Beate Trankmann)日前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分享了她的看法。

  訪談實錄摘編如下:

  中新社記者: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給全球帶來諸多不確定性。這給落實可持續發展目標帶來哪些影響?

  白雅婷:這是個很重要的問題。實際上,在新冠疫情暴發之前,全球就已偏離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的軌道,而疫情更加劇了挑戰。根據我們目前的預測,2021年全球將有1.24億人重返貧困。我們通過衡量全球教育、健康和生活水平三大綜合指標發現,人類發展指數出現30年以來的首次衰退。

  由于人類不斷侵入自然界與其他生物的棲息地、氣候變化以及生物多樣性減少等危機,我們將會看到更多類似流行病。我認為教訓之一是,從疫情中復蘇必須是綠色的、具有包容性的,使世界走向綠色、環保和可持續發展的軌道。實際上,這也利于創造就業機會,我們已經看到在疫情期間數字經濟成為眾多企業維持經營的應對策略。全球所有工作中有40%依賴健康的生態系統。因此,實現這種綠色、環境可持續的復蘇對我們從疫情中更好恢復以及在未來面對類似沖擊時更具抵抗力十分關鍵。

  另一個教訓是,全球及區域合作是絕對必要的。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獨自解決這些問題。因此,使國際社會更緊密地團結在一起,開展氣候行動、加強全球衛生管理系統等,對于各國到2030年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來說至關重要。

  中新社記者:今年距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已不到十年,如何評價目前中國在落實可持續發展目標中的表現?

  白雅婷:中國已為多個可持續發展目標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特別是在消除貧困方面取得的成就。2020年,中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消除了絕對貧困。過去40年間,中國共有7.7億人擺脫貧困,約占同期全球減貧人口的3/4。

  中國在落實可持續發展目標第13項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國是風能和太陽能生產的領導者。習近平主席2020年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上承諾,中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我認為決策者發出的信號是,他們非常支持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并將這些全球議程納入中國對內和對外的發展之中。

資料圖:甘肅靈臺黃土塬蘋果豐收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laiweinu.cn/'>中新社</a>記者 楊艷敏 攝
資料圖:甘肅靈臺黃土塬蘋果豐收 中新社記者 楊艷敏 攝

  中新社記者: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第1項,即消除一切形式的貧困,也是UNDP的首要任務。中國日前宣布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您認為中國能夠獲得成功的關鍵因素有哪些?這對世界意味著什么?

  白雅婷:的確,有很多有趣的經驗能從中國脫貧攻堅戰中汲取。我認為中國在消除極端貧困方面能夠成功主要有三大因素。第一是政治意愿,并能夠長期保持這一意愿,為目標奮斗數十年。第二是采取有針對性的方法,通過精準扶貧,中國真正地將貧困識別到戶,針對每個縣、每個家庭制定非常具體的措施,并逐步進行投資和追蹤。第三是大量投入,從人力和財力投入上看,中國已向農村地區派出了22.5萬個工作團隊,有300萬名公務員幫助基層切實解決消除貧困的“最后一公里”問題。中國已投入1.6萬億元人民幣用于消除貧困。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扶貧工作沒有真正的終點,需要繼續進行下去。我想說的是,新冠疫情表明人們仍然十分脆弱,尤其是那些生活水平剛剛超過貧困線的人,很容易返貧。我認為,關注這群人并防止其滑落非常重要,而“十四五”規劃表明,這些人群將在五年過渡期內得到密切關注。

  另一點需要注意的是,盡管中國取得了成功并提高了增長質量,但在收入水平居于末尾40%的人中,其收入增長速度只有前1%的一半。中國還需要研究如何從解決絕對貧困轉變為解決相對貧困。

白雅婷(Beate Trankmann)接受<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laiweinu.cn/'>中新社</a>“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laiweinu.cn/'>中新社</a>記者 田雨昊 攝
白雅婷(Beate Trankmann)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中新社記者 田雨昊 攝

  中新社記者:正如您所提到的,脫貧摘帽并不是終點。在中國,我們依然需要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以及縮小城鄉區域發展差距。為了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UNDP能夠在促進中國鄉村振興方面發揮哪些作用?

  白雅婷:我覺得你說得很對。如果將中國城鄉地區進行比較,2020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農村居民的2.6倍;農村居民往往更為老齡化,55歲及以上約占30%;教育水平也通常較低,僅40%完成初等教育。

  中國的鄉村振興在“十四五”規劃中得到了進一步體現,這表明政府正在致力于縮小差距。鄉村振興有利于實現地方經濟多元化、改善當地生活條件以及擴大福利體系和公共服務。這些措施能夠吸引人們回到農村地區,特別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因為如果當地出現經濟中心和強大、多元的農村經濟,那就意味著有就業機會。對于政策制定者來說,真正重要的是確保鄉村振興戰略的執行,加強公共財政管理能力和規劃能力,關注婦女、老年人等弱勢群體獲得新發展機會。

  作為UNDP,我認為無論是在公共財政管理、規劃,還是在增加人民收入機會的生計方案等領域,我們都具有專業知識與技能,我們也將繼續在這些領域中積極參與。消除貧困和減少脆弱性是我們工作任務的核心。貧困實際上不僅僅關乎收入,也關乎教育、健康以及獲取資產的途徑。

  中新社記者:不知您是否聽過張桂梅的故事?她是中國脫貧攻堅的楷模之一,創辦了一所全免費女子高中。她人生中有40多年的時間都在幫助與激勵云南山區貧困家庭的年輕女孩追求高等教育。您如何看待教育與扶貧的關系?您認為教育扶貧對于促進性別平等有何意義?

  白雅婷:這是個好問題。我對張桂梅了解不多,但是據我所知她的經歷非常感人,她的故事也點明貧困與教育之間是緊密聯系的。就像我在之前所說,教育是UNDP用來衡量人類發展的三個標準之一。尤其是在21世紀,自動化和數字經濟塑造著我們的生活,教育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能使人們為新的世界做好準備,并確保我們避免新的鴻溝擴大。掌握數字技能的人可以參與現代經濟。教育在創造和保持公平競爭環境上非常關鍵。

  教育也具有很強的推動性別平等的作用,這也是張桂梅具有遠見的地方。正如你介紹的那樣,她從幾十年前就堅持這么做。舉個例子,全球7.5億文盲中2/3是女性。如果女孩沒有受教育的機會,這將影響她們在就業市場中的定位。就全球平均水平而言,與男性從事相同類型工作的女性,收入要低16%。相反,女孩多接受一年初等教育就意味著她進入就業市場后獲得的收入將上漲10%至20%。因此,幫助女性脫貧是非常明智的投資。如果女性有工作,她們可以更加獨立,還可以更好地保護自己免受家暴等傷害。

  作為UNDP,我們實際上將性別視角列為我們每年發布的人類發展報告中的關鍵組成部分之一。我們的性別不平等指數(GII)也將教育作為標準之一。據2019年的數據,中國的GII在全球162個國家中排名第39位。

資料圖:10月15日,張桂梅在華坪縣女子高級中學給同學們講話。圖片來源:ICphoto
資料圖:10月15日,張桂梅在華坪縣女子高級中學給同學們講話。圖片來源:ICphoto

  中新社記者:我們再來聊聊氣候變化的話題。中國日前公布的“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積極應對氣候變化是一項關鍵任務。您如何評價中國為應對氣候變化所設下的目標?

  白雅婷:我前面已經提到,去年中國在聯大會議上承諾,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將對世界能否從災難性氣候變化的邊緣退回安全地帶產生重大影響。

  我們對“十四五”規劃聚焦于應對氣候變化表示歡迎。中國計劃五年內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8%令人感到鼓舞。但挑戰在于,如果中國經濟增長過快,將很難達成目標。中國80%的排放量來自煤炭。在能源結構中,煤炭仍占中國一次能源的56%。從總量控制和減少排放的角度出發,限制煤炭消費絕對至關重要。對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而言,這都絕非易事。

  但我們已看到積極的信號。比如,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的數據,即使預計總能源需求將增加,2025年煤炭消費量也將限制在42億噸,接近當前水平。再比如,“十四五”規劃沒有設定GDP具體增長目標,而是“保持在合理區間、各年度視情提出”,這表明中國正在從高速增長向更高質量、更可持續的增長過渡,為追求環境目標留出了更多空間。

  中新社記者:我們注意到,有觀察人士認為中國在保持經濟增長的同時想要實現“碳中和”目標極具挑戰性,您對此有何看法?

  白雅婷:首先我想說,這對世界上所有國家來說都是巨大的挑戰。從各國在《巴黎協定》下提出的減排承諾(的評估)可以看到,到2030年,所有國家和地區的排放量(與2010年相比)合計僅減少0.5%,這將與全球升溫控制在1.5或2攝氏度以內所需的45%的減排量相去甚遠。所有國家都為此而苦苦掙扎。

  對中國而言,確實是一個挑戰。因為與世界上其他經濟體相比,中國仍是一個快速增長的經濟體。從根本上講,這意味著單位GDP碳強度的下降速度必須足以抵消因經濟增長而增加排放的速度。這非常復雜,需要控制能耗。雖然我認為排放量必須在2030年之前開始下降具有挑戰性,但我確實相信,如果世界上有一個國家可以做到這一點,那就是中國。因為中國已經通過脫貧攻堅戰的勝利證明,這個國家能夠憑借長遠的眼光與規劃來實現目標。中國正處于有利位置,因為中國已經在進行綠色經濟轉型。

  認為應對氣候變化與經濟增長只能二選一的觀點是錯誤的。因為延遲解決氣候變化的成本將高得多,等待的時間越長,成本就會越高。實際上,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同時保持經濟增長是可能的,特別是在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中國是綠色技術的領導者,其風力發電裝機容量占世界的1/3,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占世界的1/4。在中國綠色行業,可再生能源實際上已經創造了比化石燃料部門更多的就業機會。綠色能源有430萬個工作崗位,燃料部門和煤炭部門有400萬個工作崗位。此外,中國還處于低碳交通發展的前列。

白雅婷(Beate Trankmann)接受<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laiweinu.cn/'>中新社</a>“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laiweinu.cn/'>中新社</a>記者 田雨昊 攝
白雅婷(Beate Trankmann)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中新社記者 田雨昊 攝

  中新社記者:您提到了低碳交通,對于中國新能源汽車發展您有何看法?對此有哪些建議?

  白雅婷:交通運輸業占全球碳排放量的1/3,因此低碳交通尤為重要。中國在該領域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目前中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約占世界一半,連續五年保持世界庫存和銷售的最高紀錄。想要進一步擴大和加強中國這場新能源出行革命,我認為有四點需要注意。

  首先,從整體看待汽車的碳足跡,不僅僅是用戶端的全鏈條排放,也包括電池生產、處理和回收過程中的全鏈條排放。目前,回收一個鋰電池的成本是生產一個新電池的五倍。為了減少碳足跡和原材料對環境的影響,我們必須降低回收成本。

  其次,促進車輛電網整合。這意味著電動汽車不僅可以充電,還可以放電,通過雙向充電實現分散式存儲,通過車輛到電網,實現車輛電網整合。可再生能源往往在中國西部地區生產,但那里能源需求實際上很低,主要經濟重心在東部,而分散式存儲可以解決這一問題。

  再次,將新能源汽車發展與鄉村振興戰略相結合。農村地區擁有更多空間,意味著更多的停車位與充電點。此外,在逐步淘汰傳統內燃機車輛的過程中,農村人口可能會失去他們賴以生存的出行工具或是謀生工具,因此也需要考慮到公平問題,為其予以補貼。

  最后,促進氫燃料電池汽車的發展,并補貼該技術發展。氫燃料電池具有很大的優勢,可以存儲大量能量。

資料圖:無人駕駛微循環電動巴士在雄安市民服務中心準備搭載乘客出行。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laiweinu.cn/'>中新社</a>記者 張遠 攝
資料圖:無人駕駛微循環電動巴士在雄安市民服務中心準備搭載乘客出行。 中新社記者 張遠 攝

  中新社記者:南南合作是UNDP的中心任務。對于中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特別是在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方面,您有何期待?

  白雅婷:中國作為重要參與者,能夠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盡管大家都在談論氣候變化,但全世界平均每周都有超過4.4個新的煤炭發電站建成,如果我們想減少我們的碳足跡,這顯然太多了。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近日發表了非常有力的聲明,呼吁各國停止對煤電廠的融資,并將投資轉向可再生能源。中國在其中可以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而這也是UNDP與中國共同努力的領域。

  我們即將與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就全球低碳轉型以及“一帶一路”的發展路徑發表的報告提出中國在國際合作中如何減少碳排放的三項建議:第一,繼續推進清潔技術的創新、發展及轉讓;第二,引導資金流向低碳項目,在與伙伴國的合作中,將海外投資從煤炭和化石燃料領域轉移出去;第三,加強伙伴國轉向低碳發展的能力。我認為這些都是中國可以作出貢獻的地方。UNDP實際上一直在與中國開展能源領域的南南合作和三方合作。例如,受到丹麥政府資助,我們與中國、加納和贊比亞合作,為這些國家提供可再生能源技術。我們正在努力將可再生能源方法與消除貧困相結合,通過可再生能源技術,如光伏電池,為其他國家的偏遠地區提供電力解決方案。

資料圖:青海海西新能源發電廠。王國棟 攝
資料圖:青海海西新能源發電廠。王國棟 攝

  中新社記者:我們知道您本科在漢堡大學讀中國研究學,當時為何選擇這一專業?中國哪些方面最吸引您?

  白雅婷:我一直對學習語言感興趣,中文也讓我著迷,因為它是如此與眾不同。而且,中國擁有悠久的歷史文化以及可以追溯到千百年前的古典文學。我認為通過一門語言能夠更好地理解一國文學、文化乃至整個國家。上世紀90年代初,作為學生的我第一次來到中國旅行時就感到這里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因為中國是一個如此多元化的國家,由北至南、從東到西是如此迥異,在不同地區生活的人民及其食物也是不同的。

  很顯然,無論是我在上世紀90年代初時認識的中國,還是在2000年代初在UNDP駐華代表處工作時所認識的中國,都與我們現在看到的中國截然不同。作為一名發展專業人士,我認為追隨與見證中國的發展故事是很吸引人的。有很多不同的事物吸引著我來到中國,從語言到文化,再到我有幸在這里從事的工作,我對于自己職業生涯現階段所擁有的感到非常開心。有機會回到中國,作為UNDP與中國一同致力于應對我們剛剛在采訪中討論的所有這些發展挑戰,是我的榮幸。這里讓我夢想成真。(完)

【編輯:周馳】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玉网